To B 市場投資人:陪跑者和領跑者

崔強 牛透社 2019-01-11 22:16:52

時間進入2019年,而這一年注定會成為行業的拐點年,優秀的企業會繼續高歌猛進,而靠資本驅動的創業企業如果失去了資本的輸血將會變得極其艱難,行業的洗牌會加劇。

blob.png

這段時間,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還是企業服務的創業公司,裁人的裁人,降薪的降薪,整個科技行業都在這個寒冷的冬天極速降溫……

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,企業服務的冬天真的來了嗎?還是,SaaS或者企業服務的春天就一直未曾來過?

如果回看2015年到2016年行業的繁榮,那的確是不理性的,如果春天一直未來,那么,那兩年的虛假繁榮頂多算是一個暖冬。如果這件事成立,那現在我們感受到的就是倒春寒,冷的徹骨和極致。

這么看來,好像寒冬是確認無疑的了,但真的是嗎?其實在這個冬天我倒覺得不需太過悲觀,如果用ToB的慢邏輯去看市場,現在反而恰恰是個極佳的時間點。

不太想被行業裹挾著前進,我談談這段時間的感受和認知,有不對的大家可以吐槽。

陪跑者

依然要從互聯網巨頭說起,在騰訊 9月30日調整完架構以后,行業的投資人們都開始忙碌起來,我也跟著忙碌起來,只要我在辦公室每周都會有2-3家投資機構來崔牛會拜訪,來探討未來ToB行業的動向和發展。

來拜訪的投資機構品類之多,讓我始料未及。

有感覺ToB風向又回來的原來投ToC的基金,

有互聯網巨頭戰略投資部的,

有原來投醫療領域現在期待加入投一些科技元素的國外家族基金,

也有原來只做母基金現在也想做一些直投的國內家族基金

……

他們除了拜訪學習之外,還是給我輸入了很多不一樣的信息。

我對他們的建議是,沉下心來去陪著ToB長大,你要給他長大的時間和機會,如果你是想賺快錢,那還是趁早別下水。因為ToB公司沒有一個固定的時間周期是很難走出來的。

如果ToB是個快生意,那釘釘以他的財力、資源和努力,早就應該走出來了。但是從2014年到現在,釘釘也走過了5個年頭,這也才剛剛找到感覺,大家才逐漸感覺到釘釘的真正威脅。

所以,ToB行業的投資人沒有一個長期陪跑的心態,而是幫著項目一起造概念尋找接盤俠,這是極度不負責任的。 就像馬拉松比賽里的陪跑者一樣,投資人要幫助項目解決孤獨感、跑出好的成績。

2018年11月9日,崔牛會企業服務CEO年會上,我們用了兩個關鍵詞“回歸”和“突破”,其中就說到了投資人的回歸:

一是我們能夠感受到在這個冬天將至的時刻,優秀的投資人一定會頻頻出手,這是第一層回歸的含義;

還有一層回歸的含義是,這群投資人會真正引領和影響toB行業的投資方向,讓行業向良性的方向發展。

而這群投資人都有幾個明顯的特征:

一、他們真的懂企業服務;

二、他們自己曾經不止一次在企業服務領域投資或創業成功;

三、他們有篤定的心態;

四、他們尊重企業服務的基本規律;

五、他們的基金年限都相對較長,從開始的那一刻就做好陪企業長跑的準備。

有這樣一批真正懂ToB的投資人進入行業,何嘗不是行業的幸事呢。

領跑者

在企業服務里這么多年,突然有一天你會發現,這個行業變了,原來領跑的人變了,從原先創業新貴逐漸變成了互聯網巨頭。有點三年河東,三年河西的感覺。

但是那一群深諳行業背景的創業者一直都是跟跑者的狀態,一邊跑一邊絮叨:“ToB行業是個比耐力的行業,不急不急。”有些許的無奈,更多的是可以掌控全局的自信和從容。

一個月前,應用友董事長王文京之邀去用友聊聊行業的事,在最后王總問了我一個問題:“你覺得對企業服務最具威脅的互聯網公司是誰?”我記得我當時的回答是,阿里和美團。現在想想,其實還有一個那就是頭條。

阿里有阿里云和釘釘,在我們年底的調研中不難發現,阿里云的地位已經很難撼動,有超過80%的企業服務公司在用阿里云的產品和服務,雖然國內外多家云廠商虎視眈眈,但短時間內要想對阿里云造成沖擊還是挺難的。

釘釘的崛起也正在讓這個市場變得微妙起來,4年之后的釘釘已經不再是當時不懂企業服務的那個小白,自建、ISV和投資的策略,已經構建了自己的競爭力。在提出5個在線之后,又旗幟鮮明的打出了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口號。

前段時間釘釘發布新產品,當我看到名片互換應用和商務圈的時候,第一反應就是脈脈的競爭對手來了,要知道脈脈的商務社交是基于六度人脈而來,通過好友的背書來增加真實感。

而釘釘則完全不同,釘釘上完全是真實的帶組織結構的工作數據,如果釘釘走向招聘和商務社交,那背后的數據價值將遠高于脈脈,職場人也將很難制造假簡歷。

毫無疑問,阿里會成為未來ToB市場一只巨獸。

再看美團,美團在生活服務領域已經全面超越競爭對手,之前寫過美團的文章,他們最恐怖的是裹挾了流量,流量之戰美團已經算是獲得了階段性的勝利。

現在美團正在做后端的供應鏈,一旦他完成供應鏈的整合,一定會回過頭來做人、財這兩個偏內部管理的工作。

美團可以完成餐廳從點餐、配送、支付(美團在收購錢袋寶之后有了自己的支付牌照)以及供應鏈,為何不會去做餐廳服務人員的招聘、入職、工資、社保等工作呢?

也就是說美團未來有可能與目前的財務、人力和社保服務等SaaS廠商會有一戰,最有可能的方式是通過收購來結束戰斗。

上一次我忽略了頭條,但頭條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存在,頭條現在幾乎是三頭六臂,在ToC市場與BAT全線開戰,對騰訊有抖音,對百度有信息流,那未來對釘釘則有可能是以Lark為首的協同應用。而頭條和騰訊和阿里一樣都有完整的賬號體系,這也是頭條恐怖的原因之一。

最后再提及一下企業微信,之前明道的創始人任向暉做了一個《釘釘和企業微信使用情況調查》,這兩個應用目前都已經建立了自己的應用深度,且很難短時間里分出勝負,極可能是均分天下。

這個判斷和我之前的判斷一致,去年釘釘發布會之后我就寫了一篇文章,說中小企業通用應用市場的戰斗幾乎結束了,至于是釘釘6:4勝出還是各占五五,已經不再重要了。

當然,再往后看,頭條會不會成為那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,還需要再看看。

回看《在SaaS里垂死掙扎……》,我在分享這篇文章的時候,寫了一句說“這是這段時間我看到的相繼清算的第三家SaaS企業”。

是的,每家清算的姿態都不盡相同,其中有一家是財稅領域的創業者,我們自己且還是他們的付費用戶,最重要的原因是來自產品,用他的投資人的話說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。在國內和巨頭站在一個賽道直接競爭無疑是下下策,而又有多少人的創業失敗是在產品上出了問題?

而產品出問題再好的陪跑者也陪你走不出來……

時間進入2019年,而這一年注定會成為行業的拐點年,優秀的企業會繼續高歌猛進,而靠資本驅動的創業企業如果失去了資本的輸血將會變得極其艱難,行業的洗牌會加劇。

從歷史來看,每次經濟危機之后都會迎來一波新的機會,企業服務領域也將迎來快速增長的周期。

pk10重号稳赚 阜康市| 石嘴山市| 西平县| 乌拉特中旗| 淳化县| 通州区| 巴林左旗| 曲沃县| 朔州市| 舞钢市| 游戏| 英德市| 沾化县| 孝感市| 承德县| 汕尾市| 昭通市| 西丰县| 普兰县| 赣州市| 新竹县| 昌宁县| 北流市| 峡江县| 迁安市| 昭通市| 青冈县| 峨眉山市| 晋中市| 民乐县| 古蔺县| 南郑县| 屏东市| 大竹县| 农安县| 许昌县| 台南县| 平顶山市|

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